经过了一个月的奇遇,阿里奥伯特终于回到了波瓦蒂尔。

他出发的时候有五十骑,如今归来就带着二十个兄弟,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,实在引人起疑。

他的行动非常高效,在凛冽北风中那面狮子战旗猎猎作响,狂飙的战马终于安静下来,不安得磨蹭蹄子,马头也上下摆动。

他们停在波瓦蒂尔城北的关卡,难得有外地的访客抵达,关卡守卫履行职责,召集自己人带着武器警惕聚集而来。

阿里奥伯特见状焦急大吼:“快放行!我乃国王特使!我肩负重大使命……”

他有明确信物,关卡守卫在获悉基本情况后,不但把充当路障的挡路木拉开,罢了还给战马提供了一些饮水。

稍事休息,阿里奥伯特一行终于站在了小小的波瓦蒂尔城下。

波瓦蒂尔,始于一座罗马军营,相比于桑特、利摩日这样的阿基坦重镇,波瓦蒂尔发展得晚,作为曾经的罗马军团驻地,它没有被当做商业城市发展,也不是地方上的信仰中心。

它是一座不大的城市,却也是周围最大的一座城市了。

正因为他处于这种不上不下的地位,查理马特将女儿的子嗣分配于此拥有爵位。

有罗马军团就有奥古斯都行宫,在罗马时期的旧行宫的基础上修修补补,一座敦厚的、拥有喷泉设施的城堡式宫殿,现在成为“秃头”查理的居所,也供他在这里发号施令。

不过,这里的生活谈不上任何奢华,纵有不凡身份,年仅二十一岁的查理只能终日面对卧室粗糙的石墙……

唯有在泡澡的时候,可以注意到罗马时代遗留下的斑驳马赛克画痕迹。

至少比起埃罗图斯城堡的渺小,这座城的环形城墙有近三千步,尤其是面相克兰河的低矮石墙,它就有一千余步之长。

克兰河当前近乎南北走向,波瓦蒂尔主城在河西岸,在城市附近以及河对岸村庄一片棚户区,那就是依傍大城的农民,有相当的农奴住在这里,这些农民是波瓦蒂尔的契约奴隶。

木匠、制陶匠、铁匠、箍桶匠、烧炭工……形形色色的技术人员已经不是农民,他们直接服务于波瓦蒂尔伯爵,为其亲兵部下、仆人等提供各种必要的生活服务。

以波瓦蒂尔为中心,以伯爵伯纳德为核心,本地的经济情况、人口情况稳步向好发展着,如果没有战争,它将一步一个脚印得日子越来越好,哪怕经济发展极为缓慢。

但战争压力迫使伯爵增加税负,这对广大农民非常痛苦,而对依靠伯爵需求而生活的城郭居民是好事。

哪怕到了冬季,尤其是铁匠铺终日沉浸于叮叮当当中。

罗马时代的军用锁子甲、头盔样式就是高卢人发明和改进,波瓦蒂尔当地人仍是高卢人,本地铁匠继续着古老的行当。

因为阿基坦国王没有住在更好的利摩日,而是稳居这波瓦蒂尔,军队在为明年的战争做准备,伯爵正在增兵,正想方设法加强军备实力。

空气中弥漫着焦糊气息,也能听到呲呲啦啦的淬火声。

带着部下穿行外郭曲折的街巷,忍受奇奇怪怪的气味,阿里奥伯特终于进入了内城。

他地位较高又是国王近臣,他始终举着那面狮子战旗,根本没有傻子胆敢多问。

也许皇家行宫最初是某个军团的指挥所,查理住在这里,就像是困在地穴里的土拨鼠,他终日无聊得面对粗糙石块,慵懒得站在高处鸟瞰热热闹闹的城市。

“可惜,这一切不是真的属于我。”纵使萌生远大抱负,自己现在连完全靠得住的军队都没有,怎么击败大哥,怎么做“法兰克人的王”。

“秃头”查理感觉自己无法比肩自己的祖父大帝。想些实在的吧!自己的三哥统御帝国东方,当地五花八门的部落都听从其指挥,纵使三哥曾在易北河被诺曼萨克森联军打得打败,几乎是一瞬间,“逃回家”的三哥瞬间招募更庞大的军队,现在牢牢控制富庶的阿尔萨斯。

查理感觉,到了明年自己的大哥、皇帝洛泰尔全家都要被自己的三哥灭亡。

三哥路德维希能做新的皇帝?他还是滚回巴伐利亚做他的巴伐利亚国王吧!

想做法兰克人的王手里没兵,靠着阿基坦、图卢兹、卢瓦尔河的高卢人反攻法兰克尼亚,身为查理曼最小的孙子,仔细想想自己的作为真的有些黑色幽默了。

反正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,倘若一些诺曼人也宣誓效忠,也是可以接受的了。

查理能控制的军队极为有限,如果从阿尔萨斯、北意大利带来的一小撮亲信叛变了,自己就彻底成了孤家寡人。

也恰是因为如此,查理“没有王冠”,手里亲信屈指可数,如此弱势的王子实在是舅舅们的提线木偶。

站在波瓦蒂尔伯爵伯纳德的立场上,他可以与亲戚们把这位表外甥扶上王位,前提是这小子必须绝对听话。但是现在,局面有点微妙了,伯纳德感觉到一丝不安。

伯纳德可以阻挠查理的一些人事安排,他没有做出阻挠,也不觉得有必要去阻挠——能让图尔地方的战争狂人去和帝国派的法兰克人拼命,最后阿基坦占便宜。

因为伯纳德必须考虑自己的封臣,以及封臣的封臣,他们铺天盖地得有着高卢血统,所有利益也与这片富饶的土地绑定。

国王的使者去了图尔,阿里奥伯特那个倒霉的落魄男爵该不会是被图尔方面谋杀了吧?

突然,那个家伙带着二十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得回来了。

伯纳德关注着事态发展,他不是权臣,还没有狂到教自己的表外甥如何做王,因为他也要考虑其他亲戚的态度,譬如自己的表亲欧坦伯爵……

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举动,查理对此极为不满却无能为力,在他看来自己未来想落实抱负就必须首先依靠波瓦蒂尔伯爵的军队,至于图尔……

小雨果“意外暴毙而亡”,使得新的伯爵罗贝尔已经不再完全可信。这个罗贝尔可是前王朝的遗民,如果他想要更进一步,他不但有强兵还有一定的法理权。

但图尔方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知之甚少,有关一群诺曼人当了香农地区的领主,流亡的麦西亚王做了香农男爵,他仅仅知道有这件事而已。

一个月了,他很担心自己的特使被新的图尔伯爵谋杀。

现在亲爱的阿里奥伯特终于回来了!

看到这位老仆人,恐怕这世间没有比此人更亲近的了。

在行宫面见国王,阿里奥伯特理解性得立刻单膝跪地,装着大量羊皮纸卷轴的皮包也垂在地面。

“快请起!我的忠臣。”查理亲手将之扶起来,再急不可待得将他领向自己的卧室。

阿里奥伯特一怔:“陛下,这是否合适?”

查理左右看看:“感觉你带回来了重大信息,任何私密的事情,我要你在我的卧室详谈。我可不想我舅舅知道任何事。”

阿里奥伯特眉头紧皱,小声道:“还真是重大消息,比起我之前安排回来的使者,我带来更重要的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万古小说【wangu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留里克的崛起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历史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晋末长剑

晋末长剑

孤独麦客
正如唐代诗人徐夤在《两晋》诗中所写的那般:“三世深谋启帝基,可怜孀妇与孤儿。罪归成济皇天恨,戈犯明君万古悲。”西晋得国不正,犯了太多错误,继承了东汉、三国以来的种种弊端。到了晋末,已经积重难返,亟待重新构建帝国的价值观及统治体系。但是“谁知高鼻能知数,竞向中原簸战旗”,历史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。自作孽,不可活。穿越者来到逐渐崩溃的西晋末年,他所能做的是——先活下来。
历史连载142万字
逍遥小贵婿

逍遥小贵婿

堵上西楼
本书又名《被退婚后,我诗仙身份曝光了》。李辰安穿越至宁国成了被赶出家门的弃子!这身世实在有些悲剧:三岁启蒙至十一岁尚不能背下三字经,后学武三年依旧不得其门!文不成武不就遂放弃,再经商,三年又血本无归。他就是街坊们口中的傻子,偏偏还遇见了狗血的退婚。面对如此开局,李辰安淡然一笑吟诵了一首词,不料却进入了贵人的眼,于是遇见了一些奇特的人和事,就此走出了一条波澜壮阔的路。“若是问我的理想,我真的只是想开
历史连载380万字
神话版三国

神话版三国

坟土荒草
陈曦看着将一块数百斤巨石撇出去的士卒,无语望苍天,这真的是东汉末年?吕布单枪匹马凿穿万人部队,这怎么看都不科学。赵子龙真心龙魂附体了,一剑断山,这真的是人?典韦单人护着曹操杀出敌营,顺手宰了对面数千步骑,这战斗力爆表了吧!这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啊,陈曦顺手摸了一把鹅毛扇挥了一下,狂风大作,叹了一口气,“这是神话吧,我自己都不正常了。”ps:其实这是一篇正经的种田文……QQ群:476971307(老群
历史连载3005万字
大将

大将

红色十月
他来自当今,却回到了过去,他十八岁参军开始了他戎马一生,他从普通战士成长为共和国上将,从远征域外到横马东南亚。他“故土未复,军人之耻”为激励他一生的动力,他要亲手打造自己心中的山河,马蹋之处皆为国土。
历史连载519万字
秦朝的美好生活

秦朝的美好生活

初吻江湖
连城vip四星完结内容简介李继阳因为护送文物,不幸惨遭雷击,偏偏那件文物是无价之宝,直接带他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秦朝,他一眼望去,都是好东西!连乞丐手里头的破碗,都是无价之宝啊!内容关键字秦朝的美好生活,初吻江湖,和氏璧,秦始皇
历史连载260万字
大明:我一身反骨,你夸我好圣孙

大明:我一身反骨,你夸我好圣孙

倔强的烤羊腿
穿越大明,成为燕王朱棣私生子!打造地下堡垒,研制火药,广聚英才,朱高煜为将来起事做着准备!大丈夫,不谋一时,谋一世。谁让自己有个不成器的老爹呢!此时,太子朱标薨,各路藩王回应天吊丧,燕王朱棣忍不住去看自己这个私生子,却被朱元璋发现了。于是两人乔装打扮,化名张三李四,进了朱高煜的府邸,一番交谈后,朱高煜大喜,张三老哥政要能力惊人,可堪宰相治国之才,李四兄长军统天赋异禀,可称万军之帅!朱高煜当即摊牌,
历史连载17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