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裴采是镇国公府的家生子,是镇国公府特意花钱培养出来的大夫,所以他对镇国公府忠心耿耿,我当初也是从未怀疑过他。”颜氏说道。

裴采之前确实对裴文朗和颜氏忠心耿耿。

所以颜氏从来不曾怀疑过他。

因为裴文朗是镇国公,裴采心应该是向着他的,自然也是向着她这个镇国公夫人的。

可谁曾想,没了权力,忠心耿耿的仆人也留不住。

“我以为,他是不一样的,没想到……唉……”

“是他见利忘义。他衷心的是镇国公府,而不是某一个人,只要能保全他在镇国公府的位置,他只效忠这个权力,而不是人,所以一点都不可惜。”

“你说的没错,是娘没认清楚。”

“娘,裴采等会来给你看病,若是这毒是他下的,他要发现你体内的毒素被清除了可怎么办?”

颜氏想了想,“这很简单,我就装疯卖傻,故意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,不让他来给我把脉问诊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许婉宁忙不迭的点头,“就要这样,你不让他看,无论是谁来都别答应。”

婆媳二人商量好了,外头也传来了英嬷嬷的声音,“大夫,快,夫人在这里。”

裴采背着个箱子紧紧的跟在英嬷嬷的后头进了屋内。

看到颜氏立马跪地请安,“奴才裴采给夫人请安,给少夫人请安。”

许婉宁抬抬手,“大夫赶快起来吧,先给我娘看一下,看看我娘的身体状况如何。”

裴采连忙起身,上前两步。

本来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的颜氏,却像是疯了似的,“砰”地站了起来,力气太过粗鲁,竟然撞倒了身后的椅子,她疯狂地往后退,嘴里念念有词:“别过来,别过来!”

眼里满是惊慌和恐惧。

“夫人……”

“娘,你这是怎么了?”许婉宁悲痛地大喊。

“别过来你别过来。”颜氏还在念念有词。

她指着裴采说,别过来别过来,她的意思是让裴采不要靠近她。

不靠近怎么看病啊!

英嬷嬷扑了过去,“夫人这是府里头的裴采裴大夫啊,专门给你看病的,你之前都是他看的呀,你还记得他吗?”

颜氏茫然惊惧地摇头,“别过来别过来。”

英嬷嬷朝裴采使了个眼色,裴采心领神会,他悄悄地往前走了一步。

颜氏就往后退一步。

裴采走两步,颜氏就往后头退两步。

再到后来,颜氏被吓的不轻,满屋子乱跑,嘴里说来说去就只有三个字:“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。”

像是个疯子一样。

裴采看样子要上去抓住颜氏,许婉宁怒火中烧:“干什么干什么?没看到我娘不同意吗?她怕你,你再往前走,你是要吓死她吗?”

“可我要给她看病啊!”裴采委屈地说。

“镇国公府是你一个人能看病,整个京都呢?应该不只有你一个人吧。”许婉宁说道:“来人啊,去最好的医馆给我把大夫找来,通通都找来。”

钟氏和元氏也很快知道了许婉宁的打算。

她们并没有放在心上,“她想找就找吧,看哪个大夫能给他开上病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万古小说【wangu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