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万古小说】地址:wanguxs.com

时随被阙辞抱进别墅,客厅里,李庚贤一行人居在一堆玩着游戏,打得正热乎,见阙辞进来,还是问了一句:“阙哥谁找你啊?”

阙辞只看了他一眼,“宋姐。”

然后抱着狐狸就要回楼上。

“诶诶!阙哥来带队啊,怎么就不打了?”

他眼神盯着前方大屏,又急着去看阙辞的动向,这一看,见他怀里的白毛团子,顿时愣了一秒。

屏幕里传来击杀的讯号,他放下手柄,也不管。

田逸在一边骂着,再看时,突然爆了粗口:“卧槽,阙哥你哪捉的狐狸!”

阙辞上着楼梯,只回道:“路边捡的。”而后径直回了房间去。

门关上的一刻,时随的内心沸腾不止,她抬头看着阙辞的下颚,不时上下滑动的喉结,一时间就好似进了蒸锅,想要立刻逃离。

她摆动着,身体却被阙辞放到了床上摁住,若是狐狸也能看出脸色,那她的脸一定红得能滴血。

“别乱动。”阙辞好听的声音传来,时随一愣,当真不敢动弹。

他的手温柔细心地扒开她雪白的毛,指尖来回摩挲。

时随仿若一个玩偶,紧盯前方,整个身体都被定格在这燥热的空间里。

良久,阙辞吐出一口气,柔声道:“你的伤好得还挺快。”

时随没听进去。

她讪讪看他,心扑通跳个不停。

忽而,房间里阙辞的笑声荡漾传开,他眉眼弯弯,手掌抚摸她的脑袋:“可以动了,叫你别动,怎么眼睛都不眨了,这么听话?”

“……”

时随羞愤地将脑袋埋进臂弯里,尾巴胡乱狂扫。

羞死了羞死了!

丢脸死了!

狐狸的面子也是面子!

嘤嘤声细弱而微小,察觉小狐狸情绪不对,阙辞突然止了笑,起身去翻了一包湿巾出来。

他小心擦拭它身上的毛发,嘴里念叨:“好了,我不说你了。”

身上冰冰凉凉的,时随的火气降了些,才将眼睛露出来看他。

“你怎么会被宋姐捡到,小狐狸出山了?”

想了想觉得不可能,他又道:“还是宋姐骑车到那座山,顺手把你捡了回来……”

显然后面那个可能性大些,阙辞想,总归不是小狐狸自己跑来附近,被宋妙儿捡到的。

时随觉得,还好现在是狐狸,不用费尽脑子解释原因,宋妙儿没有揭发她的秘密,也没有因此怀疑害怕,已经是最大最好的结果了。

至于阙辞,她看了看窗外,在想从二楼跳下去跑了的可能性大不大,然后这个想法立马被否决,她不想才好了腰又短腿,搞不好小命都要没。

“好了。”阙辞将她全身都擦干净,又用吹风机轻轻吹干白毛,而后,她睁大了眼睛,见阙辞掀开被子,躺!了!上!来!

被余挽抱着睡习惯了,时随肌肉记忆里是可以接受被一个人抱着狐狸身睡觉的,可那不代表对方是别人呀!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