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束不知从哪里射过来的光顺着圆孔打向祝清晏的脸庞,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打了一道,一骨碌爬起来,侧着身子看了几眼。

这样的摆件并不特殊,状若圆柱,身上刻着复杂繁美的天龙,每隔几步便摆上一件。

祝清晏将手附上摆件,一点一点细细摸索。柱身的龙被刻成立体状,凹凸的手感也算正常,这便会混淆人的感知。

她将整个柱身摸了个遍,也没找到将圆孔转回的机关,她颓丧坐在地上,方才的关键步骤是哪里呢?

她扑腾两下,身子朝后倒去,伸手抓了一下桌角,但未抓捞,依旧连人带椅子翻了过去。

“抓桌角?!”祝清晏摸上桌角,摸到一凹进去的圆点,她尝试着往里摁了摁,并未按动。

也不对,按桌角里侧和柱身每个点都未有反应。

她想了一会儿,突然灵光乍现,双手一拍,“那尝试一下一同按!”

说干便干,祝清晏重新按进那凹进去的圆点,另一只手寻找柱身可按动的凸起点。

一个一个试过去,“咔哒”一声,圆孔转了回去,柱身那点凹陷进去,而桌角凹回去的地方恢复原状,和其他地方齐平。

祝清晏再次摸了摸桌角,毫无异样感,怪不得打扫祖祠的宫女们从未发现。

她左右打量,看向身侧整整齐齐摆着的两排摆件,起了念头,会不会不光这一个有机关。

正好怠于抄祖训的乐翎,猛然站起来,仿佛找到新的乐子一般,朝临近下一个摆件走去。

一圈摸索下来,她发现规律,并不是所有摆件都有机关,而是雕龙某只脚下刻着一只莲花的摆件才有机关。

而对应机关便在各自身旁的顶梁柱身上。

她将九个开关全部打开后,心满意足拍了拍手,四处打量着,并未发现周遭有何变化。

嗯?

还未打开最初那个机关!祝清晏忙不迭上前,如法炮制,将机关全数打开了。

“咔哒咔哒咔哒。”最中央那书桌左前侧两步远处的地衣随即塌了下去,她上前将那地衣掀开来,瞧见里面陷下去一块面积不大的隐蔽空间。

是一把铜钥匙,祝清晏拿起钥匙,左右打量一番,很普通的一把钥匙。

“只是为了藏一把钥匙么?一把用来打开什么的钥匙?”

她莫名想起最初倒下那一刻,圆环移动,朝着她直直打下来的那一束光!

祝清晏心里有了答案,她将其他的九个机关关闭,果不其然,一束光又直直顺着圆环打向身后墙壁的某个方向。

她抬步敲了敲那块墙面,是空心的!

下个问题来了,怎么打开这片空心的墙面呢?

祝清晏怔怔,这和儿时她和兄长玩的开盒子的游戏有些像,在盒面上敲一段简单的旋律,被暗藏着的声音接收机关捕捉到,盒子自然就开了。

她决定一试,试着在墙面叩出儿时那段简单熟系的歌谣。

曲终,不知何处响起机关转动的声音,随即墙面往外一弹,开了!

祝清晏拿出其中的东西,只一个盒子,她将钥匙往孔里一插一转,开了。

她抱着盒子坐在书桌前,仔细查看着里面的东西,盒子款式是她未曾见过的,好像,这样貌只在古书上见过。

盒子里有一本书,还有一封信,书质泛黄,却并未有大程度上的破损,而那封信,却破损严重。

她仔细展开那封信,上面的字迹已经瞧不真切了,且轻轻一碰就掉些纸渣,只余下落款,还认得些,写着“征和七年”。

“征和七年?”祝清晏对这一年记忆犹新,这一年便是兄长失踪那年,堂堂当朝太子下落不明,那年人心惶惶,帝后二人血洗一片人,才堪堪将此事镇压。

信无法再读,书却可以。

她小心翼翼将信放好,拿出书,自第一页开始读起,却也了解了一个惊骇世俗的关于祝家的秘密。

祝家人,天之怜惜者,也之惩罚者。凡显莲花印记的祝家人,均血脉特殊,承天道之运,也可祭其魂魄生生世世再无轮回,换所祭之人灵魂不散。

所祭之人,若是找到合适载体,便可长生,若是未寻到,则可沉睡生长自身血肉,再以后世显莲花印记祝家人之心头血唤醒。

莲花印记越完整、越清晰、越鲜明,则证明祭祀成功概率愈大,且祭祀可中断可叠加。

祭祀之法,便是将活人身上割伤,再放于火炉中淬炼四十九天,再将淬炼好的血精喂于所祭之人。

祝清晏看出一身冷汗来,她跌跌撞撞起身,拿起两镜子,一面对着另一面,随即翻开自己的衣领。

一朵鲜明完整清晰的粉色莲花印记赫然出现在镜子里!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万古小说【wangu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何人无事,宴坐空山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

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

食草凯门鳄
一次意外,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,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。【已成功穿越世界】【开始抽取技能】【抽取中……】【恭喜获得技能:方便的方便面】【技能抽取完毕,请努力探索新世界】【祝您探索愉快】方便的方便面: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。郑曙:“???”“等会儿!这也能算技能!?”已结束世界:龙族,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:一人之下
言情连载34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