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并行回小春城,小春城因听闻了少阳城的事情,十分恐慌。城主命令小春城戒严,城内虽然家家户户烛火皆歇,不闻人声,但还是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丝丝紧张,似乎这是个不会破晓的长夜。

二人夜行,悄然无声,回到了糕点铺。

易篆刚进院子,便哈欠连天,仿佛在少阳城什么都没有说过,只道:“我要睡了。”

“嗯。”萧辞冰见她不再提起任何事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易篆回眸望他,萧辞冰便微笑。

易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又贴近他身,状似亲密道:“大师兄,我这小毛驴今天跟我跑了一天,还未来得及喂它干粮,不如大师兄替我喂一下吧。”

她有要求,萧辞冰自然不会拒绝她。易篆其实很少托人做事,心里觉得自己这要求不算太合理,自己给自己找补,便又补充道:“毕竟今日除魔都是我干的,大师兄干这些不会埋怨吧?”

萧辞冰道:“不会。”

他说不会,易篆也没有想到底是客气还是真心,心里没什么负担地进屋睡了。

夜里入睡时候晚,其实天都快要明了。易篆不像萧辞冰少眠,她奉行一夜需睡足四个时辰,若是熬夜熬得狠了,白日还要多埋一会被窝。

萧辞冰一大早起床给院子里的鸭鹅弄了新的食槽,他不知道易篆这鸭鹅买回来,是准备立刻宰了吃,还是养着玩的,便只能先这么对付着。

至于糕点铺……他望着那些面粉竹篾,束手无策,想了想,还是没有替易篆开这个门。

易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,他便一直等到日上三竿。

易篆的小店昨天中午就关了门,今天早上也没有开门。等易篆起床,已经是中午。易篆打着哈欠出了表妹的房门,正准备弄些东西吃,却见小厨房已经飘出一阵水汽,好像是谁正巧揭开了锅盖,锅里独特的水汽从小厨房内飘来,好像有饭的香气。

易篆愣了愣,一脚跨进小厨房,却见萧辞冰站在灶台边。他刚瞧见了她,便扔了一挂面进锅。

萧辞冰见易篆微微瞪大了眼睛,便解释道:“我不会和面,这面是我在面馆买的。”

易篆点点头。

易篆迷糊地看着萧辞冰那一截精致的手腕露出,手中拿着长筷子,轻巧一提,锅里面的面便被他夹进了碗里。碗里放着葱花酱油,面汤往面碗里一倾,绿叶如同绚烂的花在酱色的汤底上飘散开,米白色的面汤下,面条粗细匀亭,卧在碗底。

易篆觉得有点晕,也不知道是不习惯突然有人给她做饭,还是不习惯萧辞冰给她做饭,她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萧辞冰将面端到桌子上,喊她去吃。易篆闻言走了过去,一屁股坐在了桌边,内心有些乱乱的。

萧辞冰继续道:“我不知道你的口味,若是不喜欢,可以跟我说。你喜欢什么,也跟我说,以后我学着给你做。”

——难道萧辞冰昨夜的话是认真的?

她一边埋头吃面,一边大脑里飞速转动,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在大脑里迅速过一遍。

她又不是那种十七八岁的少女了,初恋、嫁娶、和离、丧前夫,这些她都经历过了,萧辞冰那个什么“以后有我护着你”在她听来无疑是非常无聊的。十几年前她还能激动激动,现在听了八成跟陆淮真的尸体一样心如止水。

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,可能是真挚的也可能是风流浪荡子。而以易篆对萧辞冰人生阅历及人格品性的了解,萧辞冰大概带着一点真心和责任感使然。他那责任感大概也就是和守护天下苍生差不多。她也能估摸着摸着他的一点心理了,大概是他并不相信流言,自己要查清真相,而在真相未明前,她又是他师弟的前遗孀,到底有点情分在,便要好好照顾。

当然,这也是她的推测中可能性较大的一种。

易篆对此还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就算萧辞冰正义感爆棚,他们熟吗?又不是真的什么故人相逢,抱头痛哭,感天动地的情分。过去也不过是陌生人。

难道还有她记不得、不知道的交集?

易篆不知道,也记不起来了。

她用了吃面的时间在想,最终毫无结果。这种感觉令她烦躁,最终她想,不知道就不知道呗,她不知道的事情还少吗?她当年要是知道她爹是卧底,她在自己一岁的时候就把她自己掐死,三岁刚学会拿剑的时候就把自己捅死。

啊不,易篆改正一下思维。

这事又不是她的错,她应该从小趁机把她爹捂死才是正经的,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。

综上所述,易篆觉得萧辞冰很奇怪,她想不通,便还觉得,萧辞冰这样对她肯定别有目的。至于有什么目的,啊……呃……她也不知道。

想到这里,易篆心里又开始没底,总觉得自己以后性命堪忧。

然而,昨夜水杉树下的那一抹影子出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她自己也得承认,自己跟萧辞冰在一起的时候,会下意识地卖卖惨。虽然也不一定需要萧辞冰的同情,但是,萧辞冰摆出来倾听的姿态,认真地认为她很惨的时候,她就好像小孩子吃到了难以吃到的芽糖,有一点上瘾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万古小说【wangu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白月光她入魔后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