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堆乱码君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万古小说wangu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听见江月照的话,黑衣叶忘营即便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表情,可冷白色的面皮却泛起了一层薄红。

江月照对他身份的怀疑程度已经到达了顶峰。

如此不正经,怎么可能会是叶忘营。

她举着剑不动,扭头看向白衣叶忘营:“我觉得你是真的,要不然我们趁现在把他绑起来吧,省得他再作妖。”

白衣叶忘营点了点头,从储物袋里掏出足有两指宽的绳索。

黑衣叶忘营看着两人的动作,抿起嘴唇,掀起黑色上衣,内里是雪白里衣,他道:“江月照,你仔细看看。”

白色里衣已经被血迹染红,周边还有几个烧焦的洞,血肉模糊,足以看出下手人的毫不留情。

“他偷袭了我。”

白衣叶忘营神色冰冷,也不甘示弱,背过身去。

他穿的是白衣,不需要再做什么,血迹便格外明显,在距离心脏很近的地方,血迹已经渗透了大半件衣服。

两人身上都有伤,江月照尝试理解:“这是你们互殴导致的?因为看见了两个相似的人,彼此都认为对方是假的,而且看伤势,你们的实力也在伯仲之间。”

两人点头,再对视一眼,又看向江月照,似乎是在等她定夺。

她眉头紧皱,若是黑衣叶忘营是假的,那也模仿的太粗劣了,真正的叶忘营怎么可能打不过呢?

可若是要她去怀疑毫无疑点的白衣叶忘营,她也无法做到。

......

江月照突然把月华收入剑鞘,她一改刚刚的警惕,退后两步,酒窝又出现在嘴角。

“你们看我干嘛?难道还等我我给你们断案不成?我跟你们可不熟。”

江月照说的不假,她失忆了,确实不够了解叶忘营,呆在宗门的三个月里,除了醒来的第一天,江月照见过叶忘营,除此之后江月照都沉浸在林羽婉严酷的训练中。

她再次看了眼测定仪,两个小点动也未动,距离他们进入秘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已经可以基本排除两人真的是在原地不动的可能。

难不成是她出问题了?

他们这支队伍的目的,可不是一进秘境就被困在起点的。

不急,江月照告诉自己,心中的焦躁逐渐褪去,她强迫自己以更理智的眼光看待两个叶忘营。

她看向笔直站在她面前,沉默看她的叶忘营们,杏眸依旧圆润,可圆钝感却减去很多,带有剑茧的手指缠绕上耳边发丝,她笑起来,带点狡黠:“你们看起来很需要我的肯定,不如来试试讨好我?”

“身为我的挚友,知道我的喜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”

眼下两人受伤都很重,自己未必打不过他们,而且自己后手很多。

而且他们应该是不想她死的,不然也不会在一开始提醒她,帮她挡伤。

江月照摩挲着储物戒指,里面有不少法宝,够她保自己一命。

白衣叶忘营上前两步,视线往下,看向她手上渗血的手臂,没再提灭痕丹的事,他试探着搭上江月照的手臂。

江月照没躲,熟悉的灼热与麻痒感传来,叶忘营又在给她疗伤,如江月照深入进其记忆时一样。

约莫半刻钟后,她的伤口已经结痂趋向愈合。

白衣叶忘营神色不变,问:“还疼吗?”

江月照冲他笑,颊边酒窝若隐若现:“多谢,好多了。”

她又把视线转到另一个叶忘营身上,问他:“你呢?没什么表示吗?”

黑衣叶忘营沉默把白衣挤开,手掌微张,一方白帕子就出现在眼前,他一边为江月照包扎伤口,一边想用灵力探入江月照的经脉。

江月照及时止住,也笑:“打住,还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呢。”

经脉对修士来说,重要性不亚于丹田识海,要是叶忘营动点手脚,她可不就全任由他们摆布了?

黑衣叶忘营又露出那种略微委屈的表情。

本来这种表情是很正常的,可偏生叶忘营本来的表情太过于恒长不变,因此有任何细微变化都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

江月照受不了他做出这种表情:“停停停......”

他们这边还未分辨出谁真谁假来,异变却陡生。

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再次浮现,大地都开始震颤起来。

黑衣叶忘营与白衣叶忘营同时行动,站在江月照身前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