鲜鱼糊汤粉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万古小说wangu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程尧自认非一般无知小民,可他愣是没想到,他也有差点被吓死的一天。

先是船突然就进水了,就在他在担忧是不是会被淹死时,忽然冒出来一个大活人!

再然后,他就在这两人面前了。

他不过是个被海盗抓住的可怜小大夫,也不知这两人抓他过来所图为何。

倒也没让他疑惑多久,很快那位模样姝丽异常的少年便已开口解说了。

特意去救他?

程尧面上感激,心中却警惕更深。

同时已在脑中将所有与自己有嫌隙的人捋了一遍。

猜测谁最有可能会特意派人来抓他。

呃……

人选有点多。

“情况就这样了,你家在何方?若是顺路就稍你一程,不顺路的话只能靠岸后你自行从陆地上返家了。”

爷爷还在家里等着救命呢,停留一天去救人已经是极限,后面她不可能绕路。

“不用如此劳烦恩公,就将在下放在海章郡川罗县西石村那里就好,就现在这方向,最近的一处陆地。”

“这么巧,叶某正是西石村人,正要返家,那便一起吧。”

叶殊看出来这人并没有全然相信她与叶帅。

但她并不在意,她救人只是履行身为军人的职责,又不是要人感恩戴德的。

至于对方态度如何她并不会放在心上。

合则相交,不合则各为路人。

另一边,叶帅同样看出了程尧的小心思,他不仅没说破,心中还有了点隐秘的欢喜。

尤其是发觉叶殊对那人无所谓的态度后,欢喜更甚。

又偷偷将所有被叶殊救过的,不论是人还是动物,一一进行了排序。

很好,姓程的怕是得排在已经飞走的那两只信天翁雏鸟后面。

说不得连信天翁蛋都不如。

至于他自己嘛,好说也得与虎鲸不相上下吧。

可虎鲸已经不知去向,而他还在叶殊身边。

想到这里,叶帅欢喜之意都漫延到脸上了。

叶殊只当这人是成功救人后的欣喜,也跟着露出笑容,招呼人出去,继续行船。

救人耽搁了时间,叶殊准备与叶帅互相配合,日夜行船,尽快往前赶一赶。

况且他们此刻离那群海盗还不够远,得离得再远些才安全。

夜间行船毕竟危险,叶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海面上,并没有发现程尧独处后神色的变化。

西石村人?

月余前他去过西石村,为了救治一名老者,还在那里小住了大半个月。

无论是那姝丽的少年叶殊,还是气质沉稳的青年叶帅,都不是西石村那样淳朴的村子能养出来的。

西石村家家户户,仅能勉强维持不断顿,又怎么可能拥有一条海船?

哪怕是艘破烂的海船。

而最重要的是,他并没有听说谁家有人在跑船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